热烈祝贺本站全新改版上线 本站已于多家纺织信息中心,公司已建立战略伙伴关系
产品搜索,请输入产品品号。支持模糊搜索
  • 网站首页
  • 关于可大
  • 新闻中心
  • 产品展示
  • 成衣展示
  • 来样定做
  • 人才招聘
  • 在线咨询
  • 侯凡春:丝绸行业全面风险管理时代来临

      丝绸是一个特殊的行业:一是原料生产环节未定因素多;二是行业产业链长;三是丝绸需求呈现单向直线。也正是这些特殊性的存在,使得丝绸在大纺织中成为价格波动最频繁和波动幅度最大的行业。

      1995年,1998年,2002年,2005年,2008年和2011年是丝绸大起大落的年代,有的年份甚至价格波动幅度超过了一倍。这是笔者所见过的大宗商品中价格波动幅度最大的商品。比如:1995年,中国茧丝绸交易市场盘面干茧价格最高冲到了7.2万元/吨,最低掉到了2.6万元/吨,这一幅度已经接近两倍。价格的大起大落对行业的杀伤力是巨大的,1995年之后,大批的大型企业纷纷倒闭,所以那一年已经深深地载入了丝绸历史史册。

      一、价格波动与“风险厌恶者”之间的矛盾

      企业发展需要一个稳定的环境,但客观现实又不能保证这样的环境存在,或是持续地存在。所以大部分企业都属于“风险厌恶者”,因为企业生产的目的是要通过产品的销售来获得稳定的利润,而不是通过有意识承担价格风险来获取投机收益。

      具体而言,丝绸商品生产者和贸易商,他们都面临丝绸商品价格下跌的风险。在价格下跌时,所持有的商品就会出现亏损。同样,那些需要连续不断购买原料的缫丝厂和绸厂,一旦原料价格上涨,都会面临丝绸商品价格下跌的风险,这是源于原料定价与丝绸商品定价在时间上发生了错位。

      经济全球化之后,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幅度会相应增加,丝绸属于大宗商品的一份子,自然不会独善其身,所以对于广大的丝绸企业和贸易商而言这并不是一件好的事情。价格波动除了带来上述影响之外,还会带来流动资金安排不当、企业产销脱节等严重后果。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,企业将越来越多地感受到来自价格波动的压力。

      二、丝绸面临的形势

      从宏观上看,由于世界经济还处于2008年之后的调整期,发达国家虽然走出了低谷,但要想回到过去哪种过度消费的时代已几乎不可能;新兴国家由于延缓了调整期(至少延缓了三年),使得大宗商品价格从2011年起才开始向下调整,预计未来几年内大宗商品需求仍将维持低迷,因为经济结构调整是痛苦的,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      微观上,由于丝绸调整比大宗商品调整期整整晚了两年,所以至少在这一两年之内价格向上的动力还多显不足。支撑丝绸价格的关键因素是它的“资源性”,但是任何资源性商品都得有个度,一旦超出这个度就会导致需求萎缩,哪怕石油这些资源性极强的商品也不例外。同时,与丝绸有比价关系的化纤和棉纺,由于它们长期保持了超低价运行,以及丝绸受到来自人民币升值的影响会更大等原因,所以丝绸也不得不低下它那高昂的头。

      综上所述,宏观与微观基本面都对丝绸的发展不利。除此之外,丝绸加工能力过剩问题仍然会成为大起大落的帮手。尤其是广西因素会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。广西蚕茧已占据全国的半壁河山,而它的加工能力至少已到全国的三分之二,这是导致广西价格居高不下的根本原因。加工能力过剩的杀伤力体现在它的过度市场反应,它会夸大原料的短缺或过剩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价格高估与低估是肯定的。但是,市场终将用其自己的法则去校正这些偏离市场的行为,所以广西因素将增加行情的非理性变动。

      三、完全依赖预测市场被证明是失败的

      价格波动的风险直接关系着企业经营的好坏,所以任何企业都应该高度重视。不少企业管理者凭借着自己多年的市场经验,在选取应对办法时,往往采用了主动应对。例如:在预测价格上涨时,不断增加原料备库,加快产品销售;在判断价格下跌时,少购或停止采购原料,同时提前销售产品。但是,鉴于企业的预判水平、资金成本因素等原因,这样对冲风险往往难以达到理想的水平,有时甚至会出现适得其反的结果。所以笔者要劝告怀有这样理念与行为的人:一定不要试图驾驭市场,因为市场永远是难以捉摸的。大部分企业在上述所列风险年份的经历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。

      四、如何规避风险

      规避大宗商品风险的工具大致有三种:一是商品远期合约;二是商品期货合约;三是商品期权。

      商品远期合约是非标准化的现货合约。但是据笔者了解,目前丝绸行业真正有远期现货合约的企业几乎为零,能够获得30——60天订单的也只是凤毛麟角,大多数工厂还是即期生产即期销售。所以,在丝绸行业,用现货远期合约去规避风险还不现实。

      期权是建立在期货基础之上的,它是期货的衍生品。加上中国至今还没有一个期权合约,即将推出的也只有白糖等几只少数期权品种,占上市的品种的比例很小。茧丝连期货都没有,所以更谈不上期权了。

      用现行的两个中远期市场合约替代期货合约是可行的。因为他们都有中远期定价机制,加上丝绸现货价格与中远期市场价格的相关程度较高,所以丝绸行业用套期保值交易规避风险是完全可行的。我们不要简单地认为套期保值就是进行卖出交易,其实也有买入的交易。比如:绸厂担心未来原料价格会上涨,他就可以在中远期市场做买入套保。还有,套期保值是不进行实物交割的,到期之后都要对冲平仓。

      套期保值之所以能够规避风险,是因为期现价格变动一致的公理所决定的。即,在两个市场按照:交易方向相反、交易品种相同、交易数量相等和交易月份相同或相近原则进行套期保值交易,就可以用一个市场的盈利去弥补另一个市场的亏损。这样的期现对冲就能达到规避风险的目的。

      丝绸已经进入全面的风险管理时代,它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,如果我们的企业还是忽视风险管理,未来就可能承接更大的风险,它就不仅仅是价格风险了。所以风险无处不在,关键在于我们如何去对待它。